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正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各自拥有不同的观念、喜好、习惯,才会出现诸如牛排几分熟、豆腐脑甜还是咸、看电影玩游戏开不开字幕这样的争论吧。  之前日本一档节目就为看外国电影时看不看字幕而展开争论,不看字幕的人说听配音就好字幕会让人分心,看得人说看字幕听原声可以感受演员的感情。这种争论不只是在看电影上,在国内有中文语音的游戏开不开字幕也成为玩家们争论的焦点,更有开字幕听原版配音更高端的论调。  我个人觉得这种莫名的优越感挺好笑的,要知道,字幕一开始的目的,只是让有听力障碍的人能观看影视作品,他们只能通过字幕了解演员到底说了什么。这可不是什么能拿出来装逼值得去骄傲的事。  顺便一提,我也是看字幕听原配的。  而对一般人来说字幕的主要作用:翻译传播属性,是之后附加的。比如早年国内引进了许多国外影片,都进行了国语配音和字幕翻译,让国内的观众接触到了《尼罗河上的惨案》《虎口脱险》《茜茜公主》《佐罗》等经典影片。  《虎口脱险》  但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只能管中窥豹的我们并不满足。人嘛,总是对未知保持着好奇心,于是字幕组应运而生。  先给早前离开我们的人人字幕组和刚刚道别的脸肿汉化组默哀三秒,这些可爱又勤劳的搬运工,为了让我们打着学习外语的幌子,去“开阔眼界、陶冶情操”,一个个献出了自己全身的肝。  脸肿汉化组被一网打尽  同样值得铭记的,还有像先锋,蒹葭,天邈,acg这样的游戏汉化组,他们的存在同样帮助不少人在年少之时跨越了语言这堵墙,迈入游戏世界的大门。  于是在早期国内的游戏圈里,由于没有官方汉化,找汉化资源是玩家们必备的技能。进游戏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字幕,有时还会因此跳过只播放一次的开场动画。自给自足的日子渐渐地也让玩家们对字幕产生了依赖。  某网站上的汉化资源  2007年《刺客信条》1代发售,因为他本身没有字幕,所以根本没法汉化,导致很多玩家看剧情只能靠脑电波,再加上任务重复度高,能玩下去的玩家屈指可数。《刺客信条》的开山之作因此饱受诟病。  《刺客信条》  但其实,这作是有各个发售地区的语音的,而“刚好”没有中文的原因也跟当时国内的游戏环境和政策限制也不可能引起国外厂商的重视有关,因为配音也要花钱,而且数目还不小,厂商可不会把钱投在一个“没有版权保护”和“一个审核审一年”的地区做慈善。  那能怎么办呢?我也很为难啊  不过事情还是向着好的方向发生着变化,当从前的游戏少年长大成人建立家庭,国内对游戏渐渐有了不同的声音,电竞夺冠,游戏产业创收,游戏不再是洪水猛兽,为情怀买单也促进着玩家群体版权意识的觉醒,国家也对游戏机销售解禁。有越来越多的玩家愿意,能够为自己喜欢的游戏投入金钱。  Steam自2015年推出人民币结算  逐渐向好的国内游戏市场,也引起了国外厂商的重视。他们纷纷给自己的游戏加入中文界面和字幕,经济能力最不济的小工作室也会用谷歌翻译翻译一下。像育碧之前还启动了中文回归计划,准备将早期推出的游戏都进行汉化,所以《细胞分裂》什么时候汉化!  有心的玩家再玩官方简中的时候,肯定也会注意到一些翻译细节和原来汉化组的版本不一样,比如刺客信条系列的繁体中文,因为是港台地区的语言习惯所以大陆玩家总会有一些违和感。  尤其是《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的经典字幕+配音,相当雷人:  “我会罩你,你也别忘了罩我”  “而你们也要信守承诺,好好保护我的安全”  《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  也有某些错误甚至会引起玩家的误解影响游戏体验。  玩家吐槽翻译让自己理解产生了偏差  在汉化过程中有错误其实很正常,不用和汉化组对标,因为汉化组是为爱发电,一个游戏的汉化可能会经历数次更新,最终版会很符合中文阅读习惯,语句通顺,用词也很生活化。而厂商们花钱去做汉化一是为了表现出堆某地区的重视,赚口碑,二是让更多玩家产生购买欲望,赚更多的钱。不过花的钱越多翻译的也越好,一些厂商因为价格原因会选择以低成本为噱头的劣质外包,再加上职业翻译人员循规蹈矩的翻译,自然没有汉化组接地气。  不过育碧还是做出了一些尝试,比如《刺客信条:起源》的汉化工作就有寒鸦汉化组参与,有牌面!而最近几年,有官方中文对海外大作来说已经快成了标配,实现全程中配的海外游戏也多了起来,要说具有代表性的游戏,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的《古墓丽影》绝对得算一个。《古墓丽影:崛起》和《古墓丽影:暗影》请的是大陆专业的配音演员,全程中配,诚意满满。  而要说中文配音的质量,当然少不了波兰蠢驴CDPR,《赛博朋克2077》在本地化上的投入和其失败的宣发阉割游戏形成鲜明的对比。经过本地化团队对每个人物的性格、每句话背后的语境和涉及文化不断斟酌,这才有了“早上好~夜之城!”“牛B啊V,新闻都炸了!”“你不是我的菜,哥们”等等极富感情并且接地气的翻译。  滴—滴—!你个兲蛋!  不过有中文配音的国外游戏越来越多的同时,还有很多人依然选择开着字幕。  一方面因为开着字幕玩游戏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以至于有玩家说即使耳朵里听着中文,但是没有字幕会感觉听不清、心慌。  另一方面,有玩家认为中文配音固然很好,但是毕竟语种有别,像《古墓丽影》有些角色因为配音演员配音时,看不到游戏画面而导致感情不足翻译腔很重,这些问题让玩家觉得“味儿不对”“不习惯”。  但是也有玩家认为“有中配就不用了分心看字幕了”“我觉得中配就很好”,认为原配字幕党听中文尴尬是自己的问题,而且要求太高,有点装的成分。  于是,中配党和原配字幕党互掐了起来,谁也说服不了谁。  从玩家视角跳出来看,争论的问题其实并非是中配党和原配字幕党谁更正确,而是游戏该怎么才能给自己带来最好的体验。但是说到底,看不看字幕只是个人习惯罢了,每个人在同一个游戏场景下可能关注点都会不同,有人看台词,有人看画面构图,有人听BGM,自己玩游戏想干什么当然自己做主。显然,所有玩家都在发表自己的主观感受,就好像不同的价值观碰撞,哪里会有孰对孰错呢?  反过来想,如果是僵硬的中文配音,中配玩家肯定受不了;如果是机翻字幕,听原配的玩家也会抓狂。而字幕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给人带来便利的工具,到底要不要使用这个工具,不用管别人,你只要知道能帮到你就用,帮不到就不用这一点就OK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科技发展,字幕的作用势必会减弱。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正在捣鼓的脑机接口,未来就很可能会帮助大部分失聪患者“听”到声音。  未来的人们可能不会再觉得美国大片里全世界都在说英语、日本动漫里全宇宙都在说日语有什么奇怪之处,电影《流浪地球》中领航者空间站各个国家的宇航员都说自己的母语,同声传译系统会自行翻译,在你的视角下,也能体验到全宇宙都在说中文的感觉。  还有柯南2002年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中的虚拟体感游戏,进入游戏后可以直接切换语言,让玩家听懂,而且人物感情完全不变。顺便开个玩笑,你认为G胖和米哈游谁能先搞出来基于脑机接口的“真实的虚拟世界”?  当所有人都能听到,并且明白对方语言的含义,字幕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很好奇,等到那一天,人们还会为了什么而争论呢?
2021-05-12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正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各自拥有不同的观念、喜好、习惯,才会出现诸如牛排几分熟、豆腐脑甜还是咸、看电影玩游戏开不开字幕这样的争论吧。  之前日本一档节目就为看外国电影时看不看字幕而展开争论,不看字幕的人说听配音就好字幕会让人分心,看得人说看字幕听原声可以感受演员的感情。这种争论不只是在看电影上,在国内有中文语音的游戏开不开字幕也成为玩家们争论的焦点,更有开字幕听原版配音更高端的论调。  我个人觉得这种莫名的优越感挺好笑的,要知道,字幕一开始的目的,只是让有听力障碍的人能观看影视作品,他们只能通过字幕了解演员到底说了什么。这可不是什么能拿出来装逼值得去骄傲的事。  顺便一提,我也是看字幕听原配的。  而对一般人来说字幕的主要作用:翻译传播属性,是之后附加的。比如早年国内引进了许多国外影片,都进行了国语配音和字幕翻译,让国内的观众接触到了《尼罗河上的惨案》《虎口脱险》《茜茜公主》《佐罗》等经典影片。  《虎口脱险》  但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只能管中窥豹的我们并不满足。人嘛,总是对未知保持着好奇心,于是字幕组应运而生。  先给早前离开我们的人人字幕组和刚刚道别的脸肿汉化组默哀三秒,这些可爱又勤劳的搬运工,为了让我们打着学习外语的幌子,去“开阔眼界、陶冶情操”,一个个献出了自己全身的肝。  脸肿汉化组被一网打尽  同样值得铭记的,还有像先锋,蒹葭,天邈,acg这样的游戏汉化组,他们的存在同样帮助不少人在年少之时跨越了语言这堵墙,迈入游戏世界的大门。  于是在早期国内的游戏圈里,由于没有官方汉化,找汉化资源是玩家们必备的技能。进游戏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字幕,有时还会因此跳过只播放一次的开场动画。自给自足的日子渐渐地也让玩家们对字幕产生了依赖。  某网站上的汉化资源  2007年《刺客信条》1代发售,因为他本身没有字幕,所以根本没法汉化,导致很多玩家看剧情只能靠脑电波,再加上任务重复度高,能玩下去的玩家屈指可数。《刺客信条》的开山之作因此饱受诟病。  《刺客信条》  但其实,这作是有各个发售地区的语音的,而“刚好”没有中文的原因也跟当时国内的游戏环境和政策限制也不可能引起国外厂商的重视有关,因为配音也要花钱,而且数目还不小,厂商可不会把钱投在一个“没有版权保护”和“一个审核审一年”的地区做慈善。  那能怎么办呢?我也很为难啊  不过事情还是向着好的方向发生着变化,当从前的游戏少年长大成人建立家庭,国内对游戏渐渐有了不同的声音,电竞夺冠,游戏产业创收,游戏不再是洪水猛兽,为情怀买单也促进着玩家群体版权意识的觉醒,国家也对游戏机销售解禁。有越来越多的玩家愿意,能够为自己喜欢的游戏投入金钱。  Steam自2015年推出人民币结算  逐渐向好的国内游戏市场,也引起了国外厂商的重视。他们纷纷给自己的游戏加入中文界面和字幕,经济能力最不济的小工作室也会用谷歌翻译翻译一下。像育碧之前还启动了中文回归计划,准备将早期推出的游戏都进行汉化,所以《细胞分裂》什么时候汉化!  有心的玩家再玩官方简中的时候,肯定也会注意到一些翻译细节和原来汉化组的版本不一样,比如刺客信条系列的繁体中文,因为是港台地区的语言习惯所以大陆玩家总会有一些违和感。  尤其是《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的经典字幕+配音,相当雷人:  “我会罩你,你也别忘了罩我”  “而你们也要信守承诺,好好保护我的安全”  《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  也有某些错误甚至会引起玩家的误解影响游戏体验。  玩家吐槽翻译让自己理解产生了偏差  在汉化过程中有错误其实很正常,不用和汉化组对标,因为汉化组是为爱发电,一个游戏的汉化可能会经历数次更新,最终版会很符合中文阅读习惯,语句通顺,用词也很生活化。而厂商们花钱去做汉化一是为了表现出堆某地区的重视,赚口碑,二是让更多玩家产生购买欲望,赚更多的钱。不过花的钱越多翻译的也越好,一些厂商因为价格原因会选择以低成本为噱头的劣质外包,再加上职业翻译人员循规蹈矩的翻译,自然没有汉化组接地气。  不过育碧还是做出了一些尝试,比如《刺客信条:起源》的汉化工作就有寒鸦汉化组参与,有牌面!而最近几年,有官方中文对海外大作来说已经快成了标配,实现全程中配的海外游戏也多了起来,要说具有代表性的游戏,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的《古墓丽影》绝对得算一个。《古墓丽影:崛起》和《古墓丽影:暗影》请的是大陆专业的配音演员,全程中配,诚意满满。  而要说中文配音的质量,当然少不了波兰蠢驴CDPR,《赛博朋克2077》在本地化上的投入和其失败的宣发阉割游戏形成鲜明的对比。经过本地化团队对每个人物的性格、每句话背后的语境和涉及文化不断斟酌,这才有了“早上好~夜之城!”“牛B啊V,新闻都炸了!”“你不是我的菜,哥们”等等极富感情并且接地气的翻译。  滴—滴—!你个兲蛋!  不过有中文配音的国外游戏越来越多的同时,还有很多人依然选择开着字幕。  一方面因为开着字幕玩游戏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以至于有玩家说即使耳朵里听着中文,但是没有字幕会感觉听不清、心慌。  另一方面,有玩家认为中文配音固然很好,但是毕竟语种有别,像《古墓丽影》有些角色因为配音演员配音时,看不到游戏画面而导致感情不足翻译腔很重,这些问题让玩家觉得“味儿不对”“不习惯”。  但是也有玩家认为“有中配就不用了分心看字幕了”“我觉得中配就很好”,认为原配字幕党听中文尴尬是自己的问题,而且要求太高,有点装的成分。  于是,中配党和原配字幕党互掐了起来,谁也说服不了谁。  从玩家视角跳出来看,争论的问题其实并非是中配党和原配字幕党谁更正确,而是游戏该怎么才能给自己带来最好的体验。但是说到底,看不看字幕只是个人习惯罢了,每个人在同一个游戏场景下可能关注点都会不同,有人看台词,有人看画面构图,有人听BGM,自己玩游戏想干什么当然自己做主。显然,所有玩家都在发表自己的主观感受,就好像不同的价值观碰撞,哪里会有孰对孰错呢?  反过来想,如果是僵硬的中文配音,中配玩家肯定受不了;如果是机翻字幕,听原配的玩家也会抓狂。而字幕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给人带来便利的工具,到底要不要使用这个工具,不用管别人,你只要知道能帮到你就用,帮不到就不用这一点就OK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科技发展,字幕的作用势必会减弱。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正在捣鼓的脑机接口,未来就很可能会帮助大部分失聪患者“听”到声音。  未来的人们可能不会再觉得美国大片里全世界都在说英语、日本动漫里全宇宙都在说日语有什么奇怪之处,电影《流浪地球》中领航者空间站各个国家的宇航员都说自己的母语,同声传译系统会自行翻译,在你的视角下,也能体验到全宇宙都在说中文的感觉。  还有柯南2002年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中的虚拟体感游戏,进入游戏后可以直接切换语言,让玩家听懂,而且人物感情完全不变。顺便开个玩笑,你认为G胖和米哈游谁能先搞出来基于脑机接口的“真实的虚拟世界”?  当所有人都能听到,并且明白对方语言的含义,字幕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很好奇,等到那一天,人们还会为了什么而争论呢?
2021-05-12
  来自DC动画少年泰坦的野兽男孩角色将于本周四上架堡垒之夜。他将可以与其动画中队友乌鸦一起组队了。玩家在这个野兽形变者登录之际有机会获得一些关于野兽男孩和乌鸦的特殊奖励。  野兽男孩将于5月13日美国东部时间星期四晚上8点(北京时间5月14日早上8点)在堡垒之夜物品商店发售。与其一起发布的还有配套的特殊背包皮肤(一个绑着游戏手柄的披萨盒),定制的镐子,战斗装和休闲装,以及可以让其变身成绿色猩猩的猿型形态表情包。    对于那些没耐心等到周四的玩家而言,堡垒之夜也提供提前解锁渠道。玩家们有机会在5月12日开始的“Teen Titans Cop”双人比赛中提前解锁野兽男孩。  那些获得超过8分的团队能获得一份出自画家Gabriel Piccolo之手且突出野兽男孩及乌鸦这对情侣爱情的加载画面,并且只要参与这场比赛,就能获取一个野兽男孩与乌鸦的喷漆。  
2021-05-11
  随着DreamHack春季大师赛落下帷幕,HLTV公布了最新一周的世界排名。NaVi凭借冠军实力一举升至第二。  在前十战队中,Gambit依仗其1000积分的优势依然领跑榜单,NaVi则因夺得DreamHack春季大师赛冠军由第四升至第二,对榜首形成直接威胁。G2在本次鏖战中成功取得3-4名,因此一举从第八升至第五,这也是G2自2020年9月以来首次回到前五。  而Top30的榜单中,最大的变化要数CIS战队forZe暴涨10名来到第15,这皆归功于他们近日在Spring Sweet Spring 1中的优异发挥,击败了EPG Family(现Entropiq)夺取冠军。  以下是Top30的榜单:
2021-05-11
  捷克俱乐部Entropiq近日宣布,他们已经打包签下了目前世界排名第20位的队伍EPG Family。与此同时,他们也将保留原有的“全捷克班”,命以新名“Entropiq Prague”。  hooch所带领的队伍在此前度过了动荡的几周。由于原俱乐部Winstrike多次违反合同义务,队伍在四月上旬单方面终止了与俱乐部的合同,“炒了老板”的他们成为了自由选手。据hooch透露,他们在解约一周后一度有机会与一家“在CIS地区成功而富有威望的俱乐部”签订合同,但在最后时刻因为这支俱乐部的预算问题不了了之。  Entropiq签下EPG Family是他们迈向国际化知名品牌的重要一步。他们于2020年初建立,凭借一支捷克团队在本土取得了成功,但是难以将知名度远播国外。  “去年,我们赢得了几次国内赛事的冠军,而定期参加国际比赛将有助于我们打响国际名号。”Entropiq的总经理Ondřej Drebota在声明中说,“我们相信,与这样一支成功的团队达成合作意味着我们朝正确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Ondřej Drebota还说:“Entropiq致力于实现的最高目标之一就是能够取得国际领域的成功……我们是一支年轻的团队,但随着我们不断发展壮大,我为已经能拥有这样一支引人注目的团队感到欣慰。”  接下来,原EPG Family将以Entropiq的新身份出战LOOT.BET S9,与欧洲战队endpoint进行角逐,后还将在下月参加EPIC League的RMR赛事REPUBLEAGUE Tipos S1以及Elisa夏季邀请赛。  Entropiq的全新阵容如下:
2021-05-11
  在获得DreamHack大师赛冠军之后,s1mple接受了官方频道的专访。在本次采访中s1mple围绕夺冠感受,队友们在决赛的表现等话题进行了解答。  Q:在经历了过去几个月的失落之后,终于在今天你们获得了2021年的第二项冠军,这也是你个人第一次获得DreamHack大师赛的冠军,现在的感觉如何?  感觉很棒,全队每个人的感觉都棒极了,在经历了一段低迷之后我们再次登顶,希望我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能让这种状态延续下去。在决赛中我的队友们发挥也很棒,这里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赞,很高兴他们能有这样的发挥,在决赛中摧毁了对手。  Q:这次冠军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就像你说的,能拿下这场胜利,你的队友们也做出了不少的贡献,尤其是electronic,他在决赛中挺身而出,对决赛的走向影响很大……  是的,electronic就是这样的选手,他知道他什么时候应该站出来帮助队伍,特别是在进攻端,他经常能利用自己的突破能力找到缺口,撕开对手防线。另外Boombl4的战术准备也很到位,在比赛中屡试不爽。总的来说,我为全队感到高兴,也为网络上的这些喷子感到遗憾……因为这些喷子都是为了喷而喷,单纯的为了过嘴瘾,根本不了解真实的情况。而我们队内保持着一颗平常心,每个人依旧努力训练,最终成功登顶,也是给这些喷子们最好的回应。  Q:除了你自己之外,我们注意到B1t和Perfeco这两位选手也是进步显著,能说说你们是如何在训练之中帮助他俩提高的吗?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训练的时候我们会给这两位年轻的选手一些自己的经验之谈,比如架枪的角度之类的,他们俩有现在的表现完全得益于他们刻苦的训练,和对胜利的渴望。  Q:你认为决赛的对手Gambit在打这场比赛的时候紧张了吗?  是的,也许是Gambit知道我们在这种BO5的赛制中更有经验吧,毕竟我们在过去的两次决赛BO5之旅中连折两阵,即使我们现在的阵容发生了变动,但是我们依旧是经验更丰富的队伍,所以对手对我们会有所忌惮。  Q:所以你是如何让这支NaVi保持在较高的竞技水平的?  无他,想要追求完美,唯有刻苦的练习才行。我们接下来还有许多的赛事要打,各自比赛接踵而至,我们需要在地图池上进行拓展才行,在线下比赛回归之前做好准备。  Q:说到线下比赛,NaVi已经晋级了IEM科隆赛了。(注:IEM科隆会以线下赛事的标准进行,但是无现场观众。)  哦,是吗?那太好了。事实上我们会在这次比赛开始之前进行一次集训,给线下比赛找找感觉。要知道,线下和线下完全不同的两种体验,在线上比赛的时候,如果我向队友表达情绪,我看不到对方的脸,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情绪上的回应,对方也只能通过我的声音来解读我想表达什么。但是线下比赛就不一样了,我能通过对方的表情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意思,体会他的感受,是否需要帮助等等,这也是线下比赛最值得期待的地方。  Q:最后还有什么想和爱戴你们的粉丝说的?  谢谢大家,我看到了你们给我的私信,暖心的鼓励也好,尖锐的批评的也罢,我都看到了。以前你们都说为什么NaVi一年只拿一个冠军,但是今年我们已经拿了两个了,希望和你们继续一路同行,共同见证这支队伍的未来。
2021-05-11
 

网站首页 | 大佬联盟客服 | 大佬联盟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大佬联盟

©fhzcsd 2016-2019 fhzcsd.cn, all rights reserved